距博览会开幕还有0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展会动态

市场|推进“放管服”提升健康旅游产业化水平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0-08

编者按:

第二届北京国际健康旅游博览会期间,由《大旅游》杂志承办的第二届中国国际健康旅游高峰论坛已经圆满结束,本届论坛以“健康旅游:时尚、科技与产业化”为主题,设置“聚焦消费升级,助力产业创新”、“整合资源,完善产业链”两个分议题,邀请海内外组织和机构代表、专家、企业代表,通过主旨演讲、主题演讲、主题讨论、报告发布等形式进行探讨。《大旅游》记录这些思想精华,希望能够为中国健康旅游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朱海东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副司长

第三位主旨演讲的嘉宾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副司长朱海东,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今天讲的报告是关于中医药健康旅游的工作,第一位演讲者是黄璐琦院士,他在中国中医科学院,我们俩经常参加同样的活动,而且做的工作都差不多,所以黄院士讲的跟我讲的内容有些地方很相似,他主要从标准化来说,我可能从宏观角度来说一下。

我们局开展中医药健康旅游工作是从2014年开始的,是从国际医疗旅游提出来之后扩展到中医药健康旅游的,当时正好我是分管相关工作的副司长。我接到健康旅游工作以后感觉很高兴,因为一般来说,医药面对都是病人、企业,以及国际上的竞争,而旅游总是让人心身愉悦的东西。但是,当我真正接触到健康旅游工作以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么简单,有很多的问题和困难,需要大家来跟我一起解决这些困难。所以,我讲的主要是四个方面:为什么要开展健康旅游,什么样的是有中医药特色的健康旅游,以及中医药健康旅游的发展状况和我们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一点思路。

为什么要开展中医药健康旅游?

首先是因为有市场,中医药健康旅游是一个以经济为主导、为主市场、主战场的工作,不同机构都统计到2025年健康旅游市场会增加到三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所以中国应该抓住这个时机。促进经济增长不同的内容中,健康旅游是一大块蛋糕,我们需要把握住。

其次,我国健康服务业发展需求。现在国内的市场是满足不了全部的市场需求的,现在很多人都是出国接受一些保健、养生服务,包括美容医疗服务。一些调研显示,中国的一些有钱人,或者现在不光是有钱人,大家生活都不错,都有这方面的服务,但是这个数字不太准,118万的百万富豪,如果算上房产我估计要加两个零。

现在这个数字增速非常快,在全球已经位列第九位,即使现在我们还没有成熟的市场、成熟的产品,依然位列第九位(根据GWI 调查显示,2013 年中国养生旅游数量达3010 次,占全球总数的5.69%,位列全球第五,而养生旅游消费则为123 万亿美元,占全球总消费的2.49%,位列全球第九)。

但是,我们跟国际上还有很大的差别,从表格上就可以看到,像美国、意大利他们都是有很成熟的市场。这是中国在亚洲位列第二,原因是我们有巨大的人口基数,并不代表中国的产品具有科学性、合理性。

最后一个是个体身心健康发展的需要。刚才戴院长说了他不喜欢去医院,我们希望以后能满足您的要求,我们希望通过这项工作让大家尽量少去医院少见医生。

这个就是我们在做的一些,刚才讲的旅游的意义,一个是要满足老百姓的需求;另外是我们整个国家的一个政策,建成全民小康社会;此外我们希望促进旅游业的升级,而不是简单的旅行而已;再有,我们是通过健康旅游来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什么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健康旅游产业?

黄院士一开始说了中医药健康旅游的定义,我就不再这儿重复了,但是他的内容主要是有医疗和养生的两个方式。我们做过一些分析,医疗旅游、养生旅游和中医药健康旅游的客源,有相似也有不同,有各自的特点。

中医药健康旅游的发展现状

现在我介绍一下局里的工作,刚才讲了我们是从2014年开始,而且不是我们中医药局自己来做,是和(原)国家旅游局联合起来共同开展的工作。主要有几个节点,一个是2014年我们和旅游局签署了一个战略性的合作协议,包括2015年我们出了一个《关于促进中医药健康旅游的指导意见》,这都是下发到各个地方上的。这些工作其实不是说为了签协议两个局才能进行合作,而是表一个态,给各个地方上的旅游部门和中医药部门做个表率,让他们知道现在国家不同的部门开始做这项工作。怎么做这个工作呢,是几个部门互相之间要有沟通,要有协调。签署协议之后,不少省市他的旅发委或者旅游局、卫生局都开始做类似的工作。“指导意见”也是,这个“指导意见”不是说大家一定要做什么样的产品,而是让地方上看中央是怎么做的,地方上他们也会根据自己特色的情况,出一些文件,指导意见和发展规划。

我们做的比较具体的工作是2016年开始两个局来进行评审,对中医健康旅游的示范区、基地和项目进行评审,这个刚才黄院士也做了非常详细的介绍,包括评审整个过程它的要求。

签署合作协议之后我们做了一些基本的旅游调查,比如给各个省都去了一个调研的函,最后进行了一些统计。2014年,据国家旅游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一项24个省(市、区)中医药健康旅游服务情况调查显示,共有454个景区点、度假村、宾馆等机构正在从事中医药健康旅游服务。这个不一定全,这个是依据每个省主管部门最后报上来的数字,实际情况肯定比这个多的多。

这是开展的一些项目,都是比较传统的一些中医药的服务。所以,我们在统计的时候,写上名字打着星号的都是从数字上来看做的比较好的地方,但实际上我相信云南、贵州都做的不错,但是从地方上收集的信息并不十分完善。

有几个做的比较好的,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像河北省、广东省、四川省都做了指导意见和总体规划,这对当地的一些企业,一些市,一些区怎么做中药健康旅游有一个指导的和规范性的作用。再有,北京市做的比较早,它很早就开始一些文化健康旅游的试点工作。

通过“放管服”解决健康旅游突出问题

最后一个部分,我还是想讲一讲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个问题和一些思路,不是说能够很好解决,但是我们是在探索这个事情。比如缺乏顶层设计,缺乏行业标准,缺乏专业人才,缺乏特色项目。

记着九几年刚上班的时候,我还干过几个月的导游,那个时候也是领着外宾去药厂,去参观,去买东西,但是当时感觉十分不规范,其实那个也算一个嵌入性的中药旅游,我为什么先说这个呢?就是我们做健康旅游,好比做了十年,但是没有好的规范和标准,没有监管,它可能一天就毁掉了。比如东直门中医一条街,后来是称为骗子一条街,我们经过好几年的整改才把它规范了,现在是有序的发展,所以对市场的规范、监管是特别重要的一个环节。

再有就是我们现在做这些事情,不是说政府写出一二三四,一百条、一千条,大家就这么去做,我们现在是鼓励地方企业的参与,鼓励地方政府的参与。比如在开展中药健康小镇的建设、基地的建设,包括项目的申报的过程中,我们十分看中企业的投入和参与程度,而不是光有规划或者政府一纸公文出来之后怎么做,我们是希望企业有自己的思路,企业建设五年、十年之后,这个基地或项目最后是什么样的成果、可持续性、对资源的保护、对经济的贡献等问题,企业来解决,这就有一个新的思路,有一个更可持续性的建议。所以这就是现在为什么要政府引导,不是政府来制订所有的东西,只是我们给一个好的政策,给一些大的规划建议,让企业来具体做这些事情,我们要叫市场驱动。

科技引领绿色发展很容易理解,另外一个就是要规范标准,刚才黄院士也讲了很多标准的制订,这个是我们下一步开展重中之重的工作,就是对市场的规范管理,所以总体目标我们是希望通过这几年的工作,示范区的建设,我们能够探索中医药健康旅游发展的新理念和新模式,形成中医药健康旅游产品体系。

前两天我记得我表妹夫在上海,他是澳大利亚人,我们经常会微信,他说他要去泰国玩,我问他去泰国干什么?他说去泰国吃排毒餐,其实他去泰国排毒餐、按摩、养生已经去了好几年,我跟他讲:“实际上在国内的市场和机构很多也在做。”但是他说:“我知道,搞中医嘛,他也看过中医,有很多好的医生,但是没有一个让我能够知道在哪个地方有一个标准化的东西,有一个我比较放心的一个项目。”所以他最后还是去了泰国。这个案例不是说我们现在做的不好,可能是做的好但是宣传不够、规范不够、标准不够。他也跟我讲,希望两三年之后不用再买机票去泰国,直接在中国就能做养生的活动。所以,我希望中国这几年开始慢慢探索,过几年一些具体的工作做下来之后,再过几年他就不用再去国外,在中国就能够享受这么好的中医健康服务,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也是我一个心愿。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出品:《TourismInsight大旅游》杂志和公众号 编辑部

《大旅游》杂志创刊发行于2010年,本刊以“经济眼光看旅游,全球高度谋发展”为落脚点,对两岸四地及更大范围内的旅游产业态势和发展从“财经角度”加以观察与分析,旨在为企业效益提升与地区旅游经济发展提供策略之道。从“财经”角度,为“中国旅游经济商业方案提供平台”,是中国内地第一家专注于旅游行业的财经期刊。读者群为中国大陆旅游企业(旅行社、景区、酒店、航空、车船单位等)、事业单位(各级、各地旅游局)及各国旅游局驻中国办事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