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博览会开幕还有0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展会动态

专访|朱万峰:养老市场和中医药健康游是我们的发展方向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17



编者按:

北京九鼎辉煌旅游发展研究院院长、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MTA-MBA产业导师朱万峰先生从一个旅游策划、规划专家的角度,向我们介绍他眼中的健康旅游——三大市场方向为重点,中医药文化为核心。


朱万峰 

北京九鼎辉煌旅游发展研究院院长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MTA-MBA产业导师


大旅游:

请您简述一下您心目中我国健康旅游的发展现状。

朱万峰:

我认为目前咱们的健康旅游产业还是处于刚刚开始的初级阶段、尝试阶段。因为目前在这一领域还缺少统一的纲要或规范。因为缺少纲要或规范,所以咱们发展健康旅游大多是星星点点,各自为战,没有形成一个片效应。看看周边韩国的整容整形旅游、日本的体检旅游、印度的瑜伽和禅修旅游,这些都是我们可以联系自身的资源配置去学习借鉴的。


尽管起步比较晚,但是我很看好中国健康旅游的前景。因为我们中国有非常好的文化旅游资源。我们有中医药市场,有中医药康养理论,这个体系是比较完整的,也是开发健康旅游的比较良好的基础;还有一些修身养性、道法自然的宗教文化,也很适合作为健康旅游的亮点。


大旅游:

目前我国健康旅游消费需求现状如何?

朱万峰:

我认为,现在消费市场对于供给端提出了三个方向的需求:

一个是养老旅游。根据联合国的研究标准,一个国家的60岁以上人口达到10%,这就是老龄化社会了。而根据权威部门预测,2020年时我国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2.48亿,占人口总数17.5%,远远超过联合国对于老龄化社会的评定标准了。随着我们中国人现在生活条件和医疗条件的改善,咱们这些六十多岁的老人们,身体还普遍比较健康的。这个老年消费群体被称为“三个有”:有闲、有钱、有个好身体,这是参与养老旅游消费的三个起码的必备条件。养老旅游作为健康旅游的一部分,市场是很大的,粗略估计有两个多亿市场份额。


大旅游:

请您简评一下目前中国的养老旅游市场发展情况。

朱万峰:

养老旅游市场前景很好,但是我们国家目前有些做得不够的地方,我大概总结了一下。一个是养老旅游的基础设施不完善,很多景区景点的无障碍设施、便利设施是不够的,或者建完以后缺乏维护;第二是养老旅游这方面还缺乏很多成功的规范、范例供大家参考,导致很多景区景点在策划规划的时候有偏差。我们从规划角度来看,现在我们国家大部分景区为年轻消费者考虑的比较多,玻璃栈道、滑索、冲浪等等,这些东西肯定不适合大多数老年人体验的。当然我们一些地方政府也看到这些问题了,他们也给老年旅游一些优惠措施,例如有些景区对老年人减免门票之类的。因为老年人是很少冲动消费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给老年消费者提供更多的福利性产品,用福利性产品带动老年游客的消费需求,带动更多的后续增值服务。


除了养老旅游市场,还有第二大需求,休闲养生市场,这也是健康旅游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中产阶级、小康家庭不断增加,这些消费群体喜欢的旅游方式,往往偏向于“慢生活”,注重休闲养生、休闲度假。恰恰这一个领域是咱们业态里比较薄弱的环节,可以说比养老旅游产业还要薄弱一些。反映到现实就是,为什么大家都爱去国外旅游?为什么旅游业也要搞供给侧改革?就是为了把游客起码留在国内消费。


第三个市场需求,我认为来自于青少年教育市场,因为我认为健康旅游从来不仅仅是影响游客身体感官体验的旅游模式,同时还能有利于游客消费者的精神健康、心理健康。所以我认为,红色旅游产品、爱国主义教育旅游也应该被划为健康旅游领域,这也是我一直坚持的理念。让广大青少年来参与和体验红色旅游,让年轻游客感受中华民族艰苦奋斗的宝贵精神,让孩子被红色文化的正能量来洗礼来教育。此外,青少年也应该多参与生态旅游活动,例如去三江源看一看,去大小兴安岭看一看,看看水源地,看看大森林,给青少年们普及环保知识,培养年轻游客的生态环保意识。


从上面我提到的这三个方向的市场需求来说,毫无疑问健康旅游的市场很大,而且因为存在许多不足,所以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大旅游:

在您的日常研究和规划工作中,目的地\景区在呼应消费者的健康旅游需求方面有哪些作为和成果?

朱万峰:

实际上,目前咱们国内还没有真正以健康旅游为主题来规划设计的景区目的地。一定要说比较接近的话,南京高淳桠溪镇,他们做的“国际慢城”,提倡慢理念、慢休闲、慢运动等等。像三亚这样的“候鸟式养生养老”也可以归类在内。这样的旅游业态,我认为和健康旅游是比较靠近的。我特别说一下山东省的做法,2018年6月25日的时候,山东省发布了《2018-2022医养健康产业发展规划》,这是我国第一个省级的健康产业规划;山东临沂也提出了“田园式养生养老”,这是用田园综合体和康养小镇来支撑的综合项目。它有几个点很值得旅游界借鉴:其一是让消费者充分体验乡村风貌和田园风光;第二是让消费者能买到绿色安全农产品,这是健康旅游的一个亮点。


有几个好的案例,可以讲一讲。一个是“撒欢”,全身心投入的在野外田园里奔跑放松,发泄负面情绪并减轻心理压力;日本有个“发呆谷”,很有意思,在里面完全放空思绪,坐在那里看蚂蚁上树能看两个小时,而且这里门票还挺贵的。我看目前国内也有不少地方在模仿这种方式了。


另外还有一些中医药企业做的相关项目,也比较接近,比较有名的例如江中集团、东阿阿胶,还有宛西制药等,这些中医院企业做的工业旅游园区或中医药养生园区,让游客来了解中医药知识、中医药产品。


大旅游:

您也比较看好中医药行业在健康旅游业的布局?

朱万峰:

当然,中医药理论、中医药文化、中医药养生,几千年的文化宝藏,值得挖掘的东西太多了。这些中医药企业一开始想做的并不是健康旅游产业,而是大健康产业,如今在全域旅游的大环境下,他们也有意识的在往旅游业这边找市场找利润。例如上面咱们提到的东阿阿胶,他们的旅游商品日销售额能超过七十万。这些中医药企业的康养旅游基地,都是比较有前景的。


大旅游:

您认为目前我国健康旅游、康养旅游产业面对的法律环境如何?这方面您认为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朱万峰:

我希望咱们国家能尽快出台健康旅游的指导性文件,现在我们依据的法律法规政策,都是来自各个部门的。没有综合性的体系。另外,我觉得在健康旅游活动中,游客消费的旅游商品,尤其是食品保健品非常重要,你的风光再美、行程再悠然,吃到的都是垃圾食品,这能叫健康旅游吗?这需要食药监局多多监督管理。还有交通体系建设,希望咱们国家的交通体系在保证游客出行安全的前提下,能给健康旅游服务做一些绿色通道、优惠措施,这需要政府部门给予支持的。


大旅游:

您认为我国的健康旅游产业在国际市场上处于何种地位和品牌形象?我国健康旅游产品怎样才能在入境旅游市场上吸引更多的境外游客?

朱万峰:

中国的健康旅游产业想要具备国际竞争力,想要在入境游方面有所作为,首先得认清自己,找准自己的优势和特色。例如日本有体检行程,印度有瑜伽养生,韩国有整容整形,那么我们能推的是什么?很明显,我们的优势品牌是中医药养生旅游,“中医中药中华行”就是中国健康旅游在境外营销的主打品牌。或者说中医药养生旅游无论对国内游客还是国外市场,都有巨大的吸引力。


大旅游:

您对于健康旅游、医疗旅游领域的整体发展还有哪些个人的意见或建议?

朱万峰:

我认为中国健康旅游的发展,还是要结合咱们大形势相结合,而不是孤立的研究分析健康旅游。我们曾经有一个《国民休闲计划》,其中提到,到2020年,我们国家要落实带薪休假制度。这个东西现在看来似乎是老调重弹,其实不然,即便是现在,在城市里工作的市民大多数面对比较沉重的生活压力、工作压力。我相信带薪休假制度在2020年能真正落实的话,健康旅游产业一定能借势发展的更快。我们的健康旅游,应该结合“五大幸福产业”的思路。五大幸福产业: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这五大产业极大地丰富了我国健康旅游产业的内容和内涵。

执行:王柯匀(本刊记者)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欢迎转载“TourismInsight大旅游”公众号原创文章,如需开白名单,请公众号后台留言给小编。


【扫以下二维码关注“TourismInsight大旅游”公众号,公众号后台留言给小编报名,即可免费订阅《大旅游》杂志电子版。】



感谢阅读!

如您对我们的文章有任何建议

欢迎留言指正!

▼▼▼